何以笙箫默小说 > 穿成反派下堂妻 > 第二百六十三章

第二百六十三章

    “我不管你什么特色菜,你怎么能端份羊下水来?”那男人也不讲理,只抓着羊下水说事。

    毕竟下水便宜不说还腥臭,只要说这三味居的东西不干净,那他就不会落人口舌。

    谁让这两个女人跟自己抢了生意?

    这百味斋他早就想盘下,不过是觉着一千两还能有再下降的趋势,谁晓得会被两个女人给截了胡?

    “我们的菜都是洗得干干净净的,这羊杂要是您不想吃,我们可以撤下去。”

    那男人顿时没了话。

    他是气不过这样好的一块大肥肉被别人给捡了去,可如今这话怎么接?

    一旁的客人看着端上来还冒着热气的菜对视了一眼,有的没敢动筷,毕竟这下水可是又脏又臭的,这要是没洗干净,只想着就觉得恶心。

    有的胆子大的则是不信邪的伸了筷子。

    这闻着也没有那股子臭味,倒是有些不一样的香味,倒不如尝尝。

    一筷子羊杂入嘴,那男人顿时惊了,也没理会同桌人错愕的眼神,而是招了招手:“小二,小二,上壶酒来!”

    “二哥,你这是干啥?”同桌人有些不解,这还是早上,怎么二哥就要喝酒了不成?

    “尝尝,尝尝,这个,味道好着呢!”

    那男人又夹了一筷子塞进嘴里,示意同桌的男人吃菜。

    阿泽应了声,打了壶酒去。

    那桌人喝着酒吃菜,倒是引得其他人纷纷动了筷子。

    随后的连连称赞,更是引得闹事那男人有些不知所措,不过是一盘下水,能有多好吃?

    “客官还有什么事吗?”南枝微笑着看着那人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什么破店!下水都端来吃!当真是恶心人!谁晓得东西干不干净,爷不吃了!”那男人一甩袖子只留下桌上的一盘羊杂,起身走了。

    “东家!”柳大想去追,南枝却拦住了他。

    “东家,他点了串藕片,还没给银子。”柳大有些急,一文钱不多,可总不能让那人白得了。

    扫了一眼桌上的东西,南枝摇了摇头:“藕片他还没吃呢,一会儿让厨房不用烤了就行,把那份菜也端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诶,好。”

    柳大点头收拾了桌子,南枝则是拉着沈妙妙去了一旁。

    “南枝姐。”

    “妙妙,以后遇着这样的人不要怕,有理也不能逼得太紧,晓得不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呀,南枝姐,那人分明就是故意的!”沈妙妙有些急,第一天开业碰见这样的人,当真是倒霉。

    “做生意就是要笑脸相迎,他是来找茬的,可旁边的客人不是,到底是人家来花银子,咱们是赚银子的。”南枝拍了拍小姑娘的肩头,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行,行吧。”小姑娘撇了撇嘴,点头道。

    看着渐渐坐满的大堂,南枝心里叹了口气,她刚刚那态度也算不得多好,要是换做了当初大排档里的老板,只怕还得先道歉然后让人给送一盘子水果上去。

    可她到底做不到那一步。

    南枝刚走回大堂,就被一桌客人给叫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不晓得掌柜如何称呼?”那男人一双眼睛满是惊喜,语气也是难掩兴奋。

    “林。”

    南枝含笑回道,心里却在猜测这人叫自己是为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林东家,不晓得你们这酒是出自何处?”那男人指着桌上的酒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是城西许家的酒,是有什么问题吗?”

    这酒是吕掌柜当初留下的渠道,酒是好酒,除了贵些倒真没什么其他问题。

    就是那酿酒的老伯嫌弃自己这三味居是女子开的酒楼,觉得会污了他的酒名,就酒楼里的这几坛酒,还是她去了好些次才买回来的。

    “没事没事,就是这酒味道不错,想问问出处。”那男人话音一顿,又开口道:“不过我还想再问问,你们这菜里是不是加了些什么香料。”

    南枝脸上的笑又重了几分,大方点头道:“加了西域的安息茴香。”

    “这,这当真是安息茴香?”那男人的瞳孔猛的一缩,声音有些发颤。

    他吃那羊杂的时候就觉得有些不对,这香料味道奇特,和醉亭轩新出的菜有些像,却又不大一样。

    刚刚自己点的什么烤串上来,他吃过后这才想起了香料的味道。

    不就是在燕城里卖到几两银子一斤的西域香料,安息茴香吗!

    “那是自然,开门做生意,总不会挂了羊头卖狗肉。那是自砸招牌的事。”

    那男人一时间说不出话来,醉亭轩和洪福楼半月前都出了新菜,三百文一小蝶肉,说是加了西域的昂贵香料,他也去吃过一回,虽然味道不错,可又说不出哪里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却不想在这三味居,只花一文钱就能吃着!

    “林东家,我有一事相求。”

    他的话把南枝给说的一愣,不过是到自己的店里吃顿饭,怎么还有事相求了?

    “不晓得您这的安息茴香能不能,卖些给我?”

    那男人说这话时眼神诚恳,他同桌的人却没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这二哥怎么还想向人家买香料来了?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南枝停顿了一下才满脸无奈地摇了摇头:“我这店里的量也不多了,做菜时加的量也都少,实属无奈。”

    “那便是麻烦了。”男人行了一礼,有些挫败地坐下继续吃饭。

    南枝这边也点点头走了,没再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二哥,你买香料做什么?”同行的人满脸不解,他们家是开书肆的,买了香料回去做什么?

    “你什么也不懂,吃你的。”卿砚白了自己的傻弟弟一眼。看着南枝的身影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这安息茴香现在价格这么高,这酒楼一文钱的菜上都舍得用,难不成这酒楼的东家有什么来头?

    再看向已经被吃了大半的羊杂,卿砚的眼神更深了了些。

    能想出这些法子的人,还是有些本事的。

    比那个什么苏桃,只怕要更适合些。

    烤全羊出炉,香味勾的人犯了馋虫,大多数人都花了二十文要了一份烤羊肉。

    南枝则是一早就安排了徐丑先把两只羊腿放到了宴请来的宾客席上。

    小何吃得高兴,它化形后这可是第一顿好东西,倒没想过还能有这样好的味道。

    刚到晌午,三味居里已经人满为患,不少人都听说了这儿能尝到那安息茴香的味道,而且不用去醉亭轩花劳什子的三百文,只一文钱点个素菜就能吃上。

    不少人冲着孜然如今的名头也都纷纷进了酒楼来。

    

    http://www.yetianlian.la/yt84335/33858519.html

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yetianlian.la。何以笙箫默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:m.yetianlian.la