何以笙箫默小说 > 秦时:开局系统让我成为惊鲵乐师 > 第五十五立冬,春意

第五十五立冬,春意

    时间过的很快。

    三天时间,弹指一挥间。

    清晨冷白色的阳光洒满大地。

    立冬,代表着冬天的开始。

    黄细雨生寒,残枝枯树,红叶满阶,秋意虽未尽消,寒风凛然而至。

    而此时魏国的朝堂也正如着刚刚降临的冬天一般,或许短期内看不出什么,但是再过些时日,必将掀起猛烈的风雪,将一切掩盖。

    但这一切跟任宇并没有关系,虽然随着任宇这只蝴蝶翅膀的煽动,纵横二人提前完成了考验,魏国的局势提前复杂了起来……不过天塌了有高个子顶着,只要信陵君没倒,自己啥事没有。

    此时,惊鲵屋内。

    俗话说人靠衣装马靠鞍,此时的任宇穿着一袭崭新的,白色金丝绣边长袍,精神饱满,星眉剑目,头上稍长的秀发缠了一个发髻,脸上带着浅浅的微笑,给人一种翩翩少年郎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宁儿你可真是心灵手巧~做的衣服就是好看,哪怕是跟锦绣衣庄手艺比起来也差不了多少。”

    任宇站在铜镜前,看着镜中的自己稍,稍打量了一番,嘴角扬起一丝微笑,然后看向一旁的娃娃鱼夸赞道。

    今天上午他什么事都没有,因为小红花昨天走了,终于没有人叫他小宇子了,欧耶~

    不过小红花是真讲信用,走的时候还真的跟乐灵王后说了奖赏他的事,这一点可比那些成年人强太多了。

    而乐灵王后也是宠爱小红花,听了之后直接大手一挥,赏了任宇一千金,挺多的能抵任宇两三年工资了。

    现在这一千金就放在惊鲵床底下,任宇准备等到明年,将这笔钱当他的旅游资金。

    “你喜欢的话,我还可以再给你绣几件。”

    惊鲵似水般柔和的眸子看着任宇,任宇微微一笑轻声说道,这一刻她感觉很快乐。

    “算了,宁儿老婆有着一件就够了,不然到时候绣的多了,我都该纠结穿那一件了。”

    任宇走到惊鲵身后,然后环住了她的腰肢,下巴搁在肩膀上,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不等惊鲵开口她又继续说道:

    “宁儿你说咱们什么时候能举行个婚礼?虽然咱们已经有了夫妻之实,可是这种事情吧,对你们女人来说还是很重要的,要有点仪式感比较好。”

    惊鲵闻言微微一愣,婚礼?这东西对于她这样的的人应该很遥远吧?或许这辈子都不会有,因为罗网杀手的命只能属于罗网。

    不过任宇显然不知道惊鲵此时心中所想,见惊鲵不说话,只是珊珊一笑。闻着惊鲵发梢间传来的香味,感受着肌肤相触传来的柔软,心中不禁感叹惊鲵曼妙,鼻息也变得粗重起来。

    惊鲵感受到背后传来的的的异样,俏脸一红,稍稍挣扎,想要任宇放开她。

    不过任宇显然不想,感受到怀中的佳人并没有怎么挣扎,稍稍发力,将娃娃鱼懒腰抱起,抬手在惊鲵臀儿上捏了一把,然后将她放躺在软榻上,略显委屈的说道:

    “宁儿饿饿,饭饭”

    接着就是一记饿狼扑食,将娃娃鱼压在身下。

    不多时

    明明冬天已经到来,房间内却已是春意盎然。

    房间里有一阵呢喃的声音,清晨的光线下,娃娃鱼的身体白的发光,水灵灵的大眼睛带,着丝丝水雾让人忍不住怜惜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约一个时辰之后,优美的旋律才渐渐停息。

    事后。

    娃娃鱼身子蜷缩在软榻里侧,浑身散发着香汗,眼神迷离,如玉的脚丫子浑然天成,蜜臀珠圆玉润,任宇从身后搂着她,滑溜溜的不知道是二人谁的汗,双臂越收越紧。

    “爱妃乖乖休息,等会朕来喊你用膳。”

    任宇抱了一会,看着怀中瘫软无力的佳人,拍了拍她的翘臀,柔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~”

    惊鲵此时浑身无力,娇喘吁吁,也没工夫搭理任宇,只当他是在说胡话,轻声应了一句,便甜甜的睡去,实在是太累了。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任宇神情气爽的推开房门,然后轻轻关上,眼神微眯,感受着拂面的凉风,不禁感叹这晨练的滋味甚是美妙,就是有点废娃娃鱼。

    这时。

    隔壁小蜘蛛的房门也打开了,相较于任宇的满面春风,她此时的状态应该不算太好,因该算得上是面色憔悴了,只不过其中却带有一丝红晕罢了。

    至于为什么会这样?

    那要问任某人了,明明以前只有晚上才能听到的音乐,为什么今天早上就开始响起,而且还是循环播放,不憔悴才怪。

    “早啊~爱妃,你脸上看上去好像不怎么好啊,怎么回事生病了吗?要不要我去请大夫。”

    任宇看着面容憔悴的二姨太问道,虽然他俩就在一起睡过一次,而且毛线都没发生,但是人家都已经承认自己了,自己肯定还是要关心一下的,万一这就是契机呢?

    于是自顾自的说道:

    “现在冬天也来了,夜里冷,你还是要盖好被子可别乱蹬被子……当然要是你真的很冷的话,我可以过去给你暖被窝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~我好得很,就不劳任先生费心了”

    小蜘蛛白了任宇一眼,直接无视任宇的胡话冷笑一声说道,直接无视了最后一句话,对于任宇关心她,她还是很感动的。

    但一想到那每天扰的她心神不定令她耳不忍闻的声音,还是感觉不爽,于是凤目微微下移,盯着任宇裆部,心中暗道:“早晚有一天累死你。”

    可惜她不知道如今的任宇早已不是当初的那个少年了,或许是天赋异禀,经过跟惊鲵一次次的磨合,如今的任宇也算得上是脱胎换骨了。

    任宇看着小蜘蛛的眼神,胯下一寒,不知道为什么,他感觉介娘们不怀好意,他知道小蜘蛛有故事,但是无所谓啦,等过些日子自己会带着她离开一段时间,路上可以慢慢来。

    于是笑了笑走上前去,将她搂入怀中,揉了揉她的脑袋柔声问道:

    “想吃什么?”

    小蜘蛛对此也不反抗,轻轻拨开轻轻拨开任宇的手,感受着对方雄浑的荷尔蒙,微微抬头,漆黑深邃的美眸看着任宇,说道:

    “都行,还有你们以后动静小点。”

    任宇闻言稍稍愣住,不过很快就知道小蜘蛛在说什么,只是讪讪一笑,说了句:

    “下次一定”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魏王宫

    龙阳君以身体不适,推辞了魏王圉的邀请,走出大殿,看着自己那辆豪华的马车,直接坐了进去,这是魏王圉给他的权力,他的马车可以专门停在殿外。

    片刻,马车便悠悠的驶出宫外,龙阳君拉开车帘,桃花般的眸子看着熙熙攘攘的人流,叹了一口气,然后对着车夫说道:

    “去信陵君府”

    http://www.yetianlian.la/yt88913/33019502.html

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yetianlian.la。何以笙箫默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:m.yetianlian.la